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郭彩荣 > 马尼拉封城日记|捐米

马尼拉封城日记|捐米

今天是2020年4月22日,马尼拉封城第40天。
 
菲律宾卫生部今天的数据,目前感染总人数为6710例,较昨日感染数据增长111例,连续四日减少。
 
 
同时,康复数据增加了39例,达到了693例。
 
死亡数据增加了9例,达到446例。
 
数据来源:菲律宾卫生部。
 
从目前势头来看,检测数如果确认不变的情况下,新增感染数字不断下降,应该是好事情,不知道,是不是和今天42度的高温有关系。
 
 
从目前来看,曲线在4月15号之后,的确存在着逐步放缓的趋势,BUT.....
 
今天央视新闻报道了菲律宾宿务市监狱爆发集体新冠病毒感染的新闻,4月22日,菲律宾宿务市市长埃德加多·拉贝拉(Edgardo Labella)称,宿务市当天新增139例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其中123例来自于宿务市监狱。
 
宿务作为菲律宾第二大的城市,在4月19日,宿务市监狱有一名囚犯确诊新冠肺炎,并随后死亡。
 
宿务市市长于20日下令对该监狱展开大规模新冠病毒检测。
 
截至22日,该市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12例。
 
 
那么问题来了,菲律宾卫生部的数字是新增111例,同样是今天,宿务市单独对外公布的数字就已经是139例。
 
这个,这个有些不科学。
 
 
上图为宿务权威媒体宿务日报(CDN)的统计数字。
 
为了防止统计疏漏,CDN还特别去征询了米沙鄢权威检测中心的数据。
 
 
重磅!重磅啊!菲律宾卫生部说今天菲律宾全国新增111个确诊病例,CDN报道,宿务今天新增123例,CDN援引米沙鄢医学检验中心(VSMMCSNL)的数据,今日测试426例,宿务144例确诊新冠病毒感染。
 
那么菲律宾卫生部报道的数据不包括宿务?
 
宿务被确诊的那些人消失到什么地方了?
 
魔幻不?在你觉得好笑的背后,有没有觉得后背有一丝丝发凉?
 
所以,在菲的同胞们,甭管你是在马尼拉,还是在宿务,或者其他什么地方,啥也别说了,悄悄猫在家里吧。
 
STAY HOME, STAY SAFE!
(以上数据资料,感谢马尼拉专业民间分析家特兰格的协助整理分析)。
 
宿务的监狱大规模感染,以及数字的种种不可说,会对一锅粥的卫生部带来什么冲击,我不好说,我只知道,宿务市长,又默默的将封锁宿务的时间终止点,从4月30号,延长到了5月15号,并且,留下了届时看情况而定的小尾巴。
 
嗯,说好的5月1号复工的呢?
 
别想了,复工?先活着吧。
 
病毒传染不是开玩笑,今天傍晚,位于马尼拉大都会的马卡蒂BEACON公寓,贴出了一纸告示,3号楼22层,有住户被市政府防疫部门确诊为新冠病毒阳性感染者,目前接受强制隔离,根据政府法规,即日起,22层强制封层14天,直到2020年5月5日结束。
 
 
消息一经物业传出,小半个马卡蒂华人圈就炸了锅,无他,BEACON三座塔楼离的太近,而且有很多华人住在此处,包括一些公司的宿舍。
 
该公告里注明了封层的细节:
1:所有住户不得外出。
2:所有电梯不得停留此楼。
3:所有违规者均应报告给社区及防疫部门,强制隔离。
4:物业协助处理住户的采购需求。
 
统一接受和派送安排——仅限药品和食品。物业建议住户通过在线付款完成购买。
步骤1-通知物业下单的物品配送时间。
 
步骤2-一旦生活物品到达小区大楼后,安全人员将把这些物品通过集装箱运至各自的单位。并且安全人员会确保每一个分发箱体经过严格消毒。
 
与之前JAZZ的封层不太一样的是,这里提到了强制隔离,以及只允许集中配送,看来,地方政府也在不断摸索中前进,积累高层公寓中爆发新冠病毒病例的管理方案。
 
今天让我们感到上不来气的,除了高温,病毒的魔幻数字,以及身边的封层之外,还有奎松街头的两声枪响。
 
今天下午,朋友圈里纷纷流传着一个当街枪击的视频。
 
随即,奎松市警察局称,一名奎松市警察射杀了一名“攻击性”精神异常人员,正在面临刑事和行政方面的调查。 
 
据奎松警局简报称,警长中士丹尼尔·弗洛伦多星期二下午14时30分左右在奎松市帕松社区隔离检疫点附近,枪杀了一名名叫拉各斯的民众。 
 
警察表示,根据检疫条例,他们告诉拉各斯回家,然而,拉各斯无视警察的劝阻,并说自己是退伍军人。
 
警察表示,事后在拉各斯的背包里发现一把0.38口径左轮手枪,当时警长弗洛伦多,谨慎地接近并瞄准了拉各斯,大声让其遵守法令回家。
 
视频中显示,拉各斯抬起双臂,转过身。但是拉各斯在伸手去书包里掏东西时,弗洛伦多扣响了扳机。
 
警方说,有理由表明,拉各斯正准备从包里掏出手枪。
 
随后弗洛伦多向拉各斯射击了两次,使受害者感到震惊。
 
拉各斯靠着栏杆站立了几秒钟,然后摔倒在地上。
 
警察随即呼叫急救车,将倒地不起的当事人,带到附近医院,但于下午5:57被宣布死亡。
 
目前尚不清楚什么精神疾病影响了拉各斯,对警察做出危险性的举动。
 
警察证实拉各斯曾入伍,对于发生此事表示十分遗憾。
 
奎松市警察局长蒙特霍准将今天发布了一份官方声明,表示奎松警方正在就此事对涉事警察展开刑事调查。
 
整理完这些今天的资讯,再说一说今天我和萝卜头的送米经历,和各位读者及捐款人做一个汇报。
 
 
今天去的第一站是帕特罗斯市(pateros)。帕特罗斯是位于菲律宾马尼拉大都会的一个城市,于2015年人口为7万人左右,辖区面积只有2.1平方公里,是马尼拉大都会中最小的城市,下辖10个镇,地方虽小,人口密度却高,仅次于马尼拉旧城区,达到每平方公里約3.5万人。
 
人口密度高,经济规模有限,这也是我们将捐米的第一站选择在这里的原因。
 
帕特罗斯市区面积虽小,但是依然是一个独立的自治市,严格的城市间检疫政策,在我们经过城市边界就感受到了。
 
不过好在有市政府长官特别签署的通行证,基本一路畅通,到了市政府,扶轮社和乐慈基金会的人都已到现场,保持社交距离,经过门口的检疫消毒,量体温后,进入市政府办公楼。
 
与马卡蒂办公楼的高大上相比,帕特罗斯的市政府就像一个乡镇办公楼,我们到来的时候,市长还在开会,当地负责组织这些民间救灾的是前前任市长,他一边接待我们,同时拉上城市的卫生官员,和我们一行讲述目前的防疫形势,签署捐赠的证书,以及他们所欠缺的物资装备。
 
等了大约十分钟,市长在结束手头会议后,来到了市政府会议室,和我们一一见面,因为疫情,避免握手,萝卜头就和市长怼一下肘子,表示礼节。
 
市长的名字叫米格尔·庞塞三世,已经连任一届,市长表示欢迎中国的爱心组织和本地的扶轮社,帮助他们解决这么多人的吃饭问题,看着我俩全副武装如临大敌的样子,他自嘲说,目前该市的发病率并不高,估计是因为不是CBD的缘故。
 
 
这是第一次在马尼拉,和一个市长零距离接触,市长会和你拉家常,问你来了多久,住在哪里,他紧接就会说我所居住地附近的景点建筑以及特色风土人情,嗯,一看就是把当年和选民拉票的那一套搬出来了,不过这样聊天还是很舒服,没有市长和平民之分,只有放松的聊天。
 
市长看我俩全副武装的保护着自己,刻意保持着社交距离,哈哈一笑,说这里很安全,不用太担心,然后开玩笑的问旁边的卫生官员,要不然让医务人员来消消毒,卫生官员说不必了,他说:
 
他们(中国志愿者)带来的,是粮食和希望。
 
他们如果是自己交谈,有时候会用大家乐,但是正式交流的时候,会顾及我们的感受,改用菲律宾英语。
 
 
市长看得出很忙,时不时看看表,尽管如此,举行了交接仪式后,对于要和他合影的人士,来者不拒,之后将工作交代给具体官员和前前任市长后,匆匆离别。
 
前前任市长带我们下楼,查验下我们送来的大米,已经有很多当地人在哪里分装大米,前市长说这些分装大米的百姓都是附近民众,工作一天会有一天的补贴。
 
市长和工作人员和分装工人介绍我们是捐米的慈善人士后,他们只会质朴的用英语或大家乐语说感谢,然后继续开始手边的活,门外有推车,将分包好的大米推到卡车上,再由政府工作人员搭乘卡车,前往贫民区挨家分发大米。
 
为了保证安全,都是由社区官员通知好将椅子放在门外,他们这些工作人员会挨个将大米包和其他物资包,一一放在各家门前的椅子上。
 
50斤大米,分包成10份,一份5斤,算下来,这些大米,足够让上千个家庭挺过眼下最难熬的时刻。
 
 
想一想因为读者们的爱心汇聚,我们在这片谋生的土地上,帮助这么多的菲律宾家庭,避免陷入被饿死的命运,也是一种欣慰。
 
第二站是马卡蒂的DON BOSCO教堂,接待我们的是戴夫神父(Fr. Dave),神父在这家教堂建立了一家收容所,收纳马尼拉大都会乃至吕宋岛上那些因家庭破裂而流浪的孩子,在这里教他们各种技能,期望将来能走向社会,而不是沦为街头乞丐。
 
原本在外省,神父有一家农场,可以让这些孩子吃住无忧,因为封城期间,这些孩子都被禁足在了马尼拉,因此各种生活供给就成了难题,乐慈基金会和扶轮社了解到这个情况,便将这里选为了第二站。
 
说实话,以前只知道DON BOSCO是一个当地很有名的学校,从来不知道他后面有如此一个教堂,而且萝卜头和神父聊过天之后,才知道当年的DON BOSCO 最早是意大利的天主教神父,他毕生致力于帮助和教育街头儿童,少年犯和其他处境不利的年轻人。
 
帮助和教育的出发点,是爱,而不是惩罚。
 
我深以为然。
 
神父明显对他的孩子们引以为傲,给我们如数家珍这些孩子们的改变,他们来自不同地区的破碎家庭,经过戴夫神父的爱和教育,已经有很多自食其力,重返社会,甚至组建家庭,当然也有年轻人,感同神父的帮助,愿意回来帮助神父,去帮助更多的人。
 
 
让神父倍感骄傲的大家庭。
 
在旁边帮着拍摄的小哥,就是帮助神父的年轻人之一,指着教堂内公告牌上穿着厨师服饰的照片,说那就是他自己,那种发自内心的开心,就像太阳底下的大白牙一样,白晃晃的。
 
他讲小时候便来到这里,这里的每一处角落,每一个栏杆刷过的油漆,他都无比熟悉,在这里学会了面食制作,去日本工作时候拍的照片,被贴到了这里,激励后来人,同时他和我讲在这边揉面和日本揉面不一样的地方,说自己在这里的改变,以及发自内心的,对于神父(father)的感激。
 
 
爱心有时像一根火柴,点燃所有不相关的人,将这些人的爱心捐赠转化成统一的、单纯的、热烈的火焰。
 
火焰的热量,帮助挨饿的人活下来。
 
为了对每一份爱心捐赠者的尊重,第一批捐米的这两处地方,我们亲自来核验考察,从市政府到教堂,从世俗的民间动员到宗教的精神力量,也让我了解到,这个国家,在与新冠病毒疫情作战时的不同侧面。
 
彩荣这里代收款项共计258275披索,今天已经全部交给乐慈基金会负责人。
各位捐赠者如果需要乐慈基金会出具收据和捐赠证书,请在解除封城后联系我。
 
 
另外,在菲助菲群里小范围帮困在菲律宾的150名建筑工人紧急筹备了26016披索应急买米,这些人家在外岛,交通阻断回不去,没吃的,接到求助已经好几天了,我心里面装着这些快要饿死的人,利用今晚的时间帮着呼吁了一下,捐赠群的群友,很多人已经是第三次捐赠了,这段时间,大家都没有收入,都在啃积蓄,在这样的情况下,仍然捐钱给陌生人买米,这些捐赠预估可以称10天,希望10天后解封,这些建筑工人可以有活干有饭吃。
 
 



推荐 13